亳州师专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534|回复: 0

恭喜亳州师专鸽子文学社与福建师大长风文学社联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 20:3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2年12月1日,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鸽子文学社与福建师大长风文学社正式联谊,鸽子文学社负责人王辉通过与长风文学社副社长吕延旭网上交流,互相交流了社团管理经验和报纸排版技术。长风文学社为与鸽子文学社联谊,特别向我社进行投稿十余篇,以示友好。
《重拾之生活见闻》
长风副社长:  吕延旭
晚8:30,超市。
我兴致而来,从凉意四虐的街市踱进暖气闷人的超市里,霎时间满身发刺。
在一楼的食品架旁看到一对母子,女子清秀端庄,一身素净的运动装更衬出她不凡的气质。
女子身边的小男孩因想要食品架上层的套装饼干,五六岁的模样,因够不着他迫切想要的,一直呼着:妈妈,妈妈,我想要……
浅看之中像极了孩子们一般的天真稚气。
但当你稍微细细打量之后,那孩子年幼的眸里竟有一种近于委屈的恐惧之惑。
我缓步走上二楼,想要买一些生活用品。
在认真投入的挑选之中,时间在意念之中凝固,却在意念之外飞逝。
晚9:40,超市结账收银处。
游移的目光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
就在我结账之处的隔壁收银柜台。又是那对母子,正若无其事地在飞快地大把大把掏着不知被用什么未被注意的方式而撬开的无人的收银柜台里的十元及一元的钞票。
那孩子并未如他母亲那般敏捷。只是被动地让他母亲把一元的零钱往他的兜里塞。
在愕然之中,我分明看到了孩子一脸变了色的却似早已习惯了的恐惧。他低着头,沉默地站在母亲旁边,并未紧挨着,也并未作声。
一分钟左右。那年轻的母亲轻手地拉上收银柜,同样若无其事地牵着她儿子的小手,手上还拿着两个小电器和几张收据,和他儿子慢步而去。(注:那两个小电器和几张收据也是该女子趁无人注意之时而自己扫描的,是我亲眼所见。)
我心绪混乱,心潮澎湃,为着那貌似优雅的母亲。更为着那可怜无辜的孩子。然而我却终究默不作声地目睹了这一罪行的发生。
我不敢料定那孩子的将来如何,但我却敢说,那孩子的眸子浸润了俗世卑鄙的浑浊和凄惶,他的环境有凝重而聚的无形的黑暗!
又一分钟左右。粗壮的超市保安镇定地用对讲机呼叫着大厅和主管。
而后,那保安痴痴于原地,许久怅然。
(本文作于2010年11月28日晚)
群    殴
夜的寰宇,月儿隐却,而星光闪耀,本也该是一片和谐的静谧。
独行于街市,看浮世万象,呓沧桑变幻。
竟天真地安于人间浅表的清欢,不辨美好之后的真假。
只是在凉风的雅奏中竟没有想到。只是想也不敢去想。
也只是才走了三分钟的光景罢了。
网吧之外,七八个黄头发怒鼻脸的社会青年,在打着兴许令他们不爽的同样类似举止着装的年轻人。
而他们的附近,驻足着上百个惊愕的看客。
却迟迟久久无一人“见义勇为”地去拦阻或报警。
其实,拦阻或报警都只是徒劳地自讨苦吃。这点大家心里都极为明白。所以众人都不想多管闲事,无事生非。
只是,自己愕然的心,突发奇想似的,总盼望着什么“超人”出现。
最后,一个妇女尖着嗓门来劝架,其中一个青年手中抓着的早已变形的靠椅便是那妇女原先放于店门口的。
那弱势的被群殴的狼狈的青年,从一种被动的匍匐中挣扎起来。
双方却还用目光锋利的余角相互对视并怒骂恐吓着对方。
一场人间的风波便在众目睽睽的夜下止息了。似乎并没有,谁成了谁的笑柄。
停驻的人都唏嘘地散开,人群中有小小平淡的议论。
毕竟,这种事,于人间的不宁中已是最最平常了。
毕竟,时时刻刻还都有生与死的不尽轮回反复。
毕竟,我,我们,都只是连环辗转的路驿中匆匆的过客罢了。
(本文作于2010年11月28日晚)
洗     澡
听过杨绛先生很出名的作品《洗澡》,却一直无缘于小城寥寥几家的书店里相邂逅。所以有时会想,在那个时代的风气里,作品对于作家和读者,该会有苦中作乐的慰趣。
其实,只是想找一处融释憔悴、混淆颓废的所在。所以,想到了洗澡。
洗澡,一个人的小天地,灵性的世界,璞真的皈依。
并习惯了于水的天赋里,把悲掩的幽咽镌成文字稍稍有声的倾泻。
这一段青春的旅途中,并没有谁,没有哪一次投缘的遇见,来使你在或趱赶或徐行的奔赴里,去挥剑削平荆棘遁生的嶙峋。
所以,习惯了伤痛,习惯了如奔的徐行,遍心的创痕中,只有血的麻木。那湍流着的,被生活强行伪装着的泰然无事的慰藉给隐忍了。谁在谁的迷局里奔逃,谁被谁的圈环给羁缚,谁掷谁的幻梦于欺哄,在这如水的世界。
所以,习惯了压抑地呻吟,在这沉梦的冷夜里。
你会感觉到吗?天真的好冷,世界真的好无情,只有自己一直难舍的一厢情愿。
在人类的工具里,贪婪地醉心于温热的水浇淋的洗礼中。
如若,又回到了母体中无知无畏、全然混沌的自己。
在整个秋天,恋上了日日的淋浴。只是想要,分裂一些纠结着矛盾着的思绪。
即使有时只是徒劳,却让你爱上了水的沉浸。
闭上眼,蒙眬在水云之间,暂时忘却了在人群的喧哗中那总在奔逃、常被羁缚、弃掷于欺哄的自己。梦幻于一团缥缈的美间,身子就如真切飘升了的青烟。
是水雾的朦胧,予你一场恍惚的氤氲。
即使还要睁开眼,还要被世俗恩怨情仇给牵绊,被凡尘酸甜苦辣给桎梏,还要重新面对生活的真相。
依旧于凡间的定律中总在奔逃、常被羁缚、弃掷于欺哄而因此又陷于更深的欺哄的轮回。
我浅浅地抿着一种矜持的无悔。
(本文作于2010年12月11日晚)
生    日
十二月十二日,表妹云儿的十岁宴席。
却莫名地,有一种于乐意中抹不去的凄惋心绪。
一个傻痴似的不谙世事、不好读书的妹妹。终于,因着一场车祸的遭遇,巧圆了一个迟到了一年了的本已是朽碎于年光中的旧梦——妹妹日日挂在嘴边的夙愿。
那车祸,于她而言,便足已是福祸相抵了。
这是宿命磨砺其的小捉弄,也是上天眷顾她的大恩慈。
毕竟,总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却因此,而彻底诀别于学堂的朗朗书声。
会从此,因际遇的巧合而改变茫然的征程,还是重蹈覆辙于劳苦挥汗的命运?
没有人唏嘘,没有人欷歔。或许,只是我敏感而平添的多虑。
生日,总意味着家族的大聚会。在这样里程碑意味的生日酒宴上,家族里还有些微来往或相熟相识的远近亲戚,能来愿来的都来了。
总有一些传统的念头在缺席的人们心中萦绕:因伤而冲喜一番,于众并不是很好……
然而这一天是下雨的。因着这雨,便又有几声关于主方“小气”的诙谐流言。呵呵,却也因着这淅沥沥的雨束,让饭桌显出一种舒心的惬意。恍惚,看向梦端,回望当年十岁宴席上依旧光景的自己。便油然而生,幸福的惆怅了!
总是听着“时光如刀,刀刀催人老”,如今,老去的青春里,自己正在抉择的路口中惶惑不定地踯躅着。
尘虑总萦心。就连片刻的安宁也只是时光不忍的幻影。
思绪又投向雨雾中远去的朦胧,那一天,兵谏之声乍起,正在催促着一个强大民族在命途深沉地忖度酝酿中不可抗拒地振奋崛起!
(本文作于2010年12月20日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